98彩票网

  • <tr id='WoB7DR'><strong id='WoB7DR'></strong><small id='WoB7DR'></small><button id='WoB7DR'></button><li id='WoB7DR'><noscript id='WoB7DR'><big id='WoB7DR'></big><dt id='WoB7DR'></dt></noscript></li></tr><ol id='WoB7DR'><option id='WoB7DR'><table id='WoB7DR'><blockquote id='WoB7DR'><tbody id='WoB7DR'></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WoB7DR'></u><kbd id='WoB7DR'><kbd id='WoB7DR'></kbd></kbd>

    <code id='WoB7DR'><strong id='WoB7DR'></strong></code>

    <fieldset id='WoB7DR'></fieldset>
          <span id='WoB7DR'></span>

              <ins id='WoB7DR'></ins>
              <acronym id='WoB7DR'><em id='WoB7DR'></em><td id='WoB7DR'><div id='WoB7DR'></div></td></acronym><address id='WoB7DR'><big id='WoB7DR'><big id='WoB7DR'></big><legend id='WoB7DR'></legend></big></address>

              <i id='WoB7DR'><div id='WoB7DR'><ins id='WoB7DR'></ins></div></i>
              <i id='WoB7DR'></i>
            1. <dl id='WoB7DR'></dl>
              1. <blockquote id='WoB7DR'><q id='WoB7DR'><noscript id='WoB7DR'></noscript><dt id='WoB7DR'></dt></q></blockquote><noframes id='WoB7DR'><i id='WoB7DR'></i>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资讯 >【艺术家的家】歌剧《尼克松在中国》(视频+音频+评论)
                【艺术家的家】歌剧《尼克松在中国》(视频+音频+评论)
                2019-10-24 00:35:25



                ? ?歌剧《尼克松在中国》(Nixon in China)始创作于1983年,1987年曾在休斯顿大剧院首演。该剧取材于世界瞩目的1972年尼克松访华的破冰之旅,1987年在休斯顿首演后广受欢迎,被评为20世纪后半叶最重要的歌剧作品之一。2011年2月12日,该剧在纽约上演,尼克松和夫人帕特、毛泽东、江青、周恩来和亨利·基辛格成为剧中主人公。


                ?第一幕主要是尼克松总统乘坐的专机“空军一号”降落在北京机场,受到周恩来总理为代表的政府官员的热烈欢迎。稍后尼克松与毛主席在中@南海会晤,两国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的盛宴中举杯。


                ?第二幕的焦点转移到帕特·尼克松身上,她在江青的陪伴▼下参观了北京玻璃厂、常青公社、养猪厂和学校。晚间尼克松夫妇受邀观看由毛夫人编写的现代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第三幕为尼克松访华的最后一夜,剧中人物远离政治舞台,开始回忆各自的生活。

                ? ? 歌剧的第一幕“机场欢迎”,舞台背景展现尼克松一ξ 行乘坐的“空军一号”徐徐降落,乐队鼓声齐鸣,喇叭嘹亮并有即兴重复,音乐旋律令人振奋,舞台场景炫丽,扮演陆、海、空三军仪仗队合唱队庄严肃穆地唱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在尼克松和周恩来互相祝酒的场景,亚当斯在热情、愉悦的音乐中引入了当年解放军乐团演奏的堪萨斯州州歌《山腰上的家》的旋律,尽可能地还原历史场景。

                ? ? 歌剧的主要角色有六位:尼克松夫妇、毛泽东夫妇、周恩来和基辛格,剧作者对主要的历史事件,如机场迎接,尼克松和周恩来历史性的握手,毛泽东会见尼克松,以及美国客︼人观看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尼克松夫人参观玻璃工厂、人民公社、医院,小学等均有展现。


                -------------------------------------


                ? ? “小提琴家李珏是毛泽东时代中国首席指挥家李德伦的遗孀,这会儿正在翻看《尼克松在中国》(Nixon in China)的乐谱。她用一枚镇纸来压住翻开的乐谱》,镇纸上有理查?尼克松(Richard Nixon)的签名,是这位美国总统1972年访问中国的纪念品。她一边翻,一边问,歌剧?这真的是一部歌剧吗?在延安加入共产党的时候,德伦和我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毛主席竟然会跟一位美国总统见面。等到毛主席会见尼克松的时候,我俩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衍生出一部歌剧。


                ? ? 纽约的大都会歌剧院(Metropolitan Opera)正在排演这部歌剧,此时距它在休士顿的全球▃首演已经过去了24年。许多中国人都是到现在才听说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的这部歌剧,他们的反应也和李珏一样迷惑。他们之所以迷惑,并不是因为他们对亚当斯的其他作品不熟悉,也不是因为审查制度使得他们无法在网上看到这部歌剧。其中的原因在于,中国人往往会对那些描绘当代史的艺术作品心存怀疑。

                ? ? 举例来说,来自上海的作曲家高翔就曾经听过亚当斯用歌剧第三场音乐改编而成的乐曲《主席跳舞》(The Chairman Dances),但却坦言自己对歌剧本身一无所知,他说:“ 这么一个的政治事件也能编出个歌剧,更让我好奇了!”

                Ken Howard/Metropolitan Opera

                歌剧』的第一场中,尼克松造访毛泽东的书房。


                ? ? 1987年,《尼克松在中国》在纽约的布鲁克林音乐学院(Brooklyn Academy of Music)首演。当时的纽约有一代正在崛起的华裔作曲家,可他们并没有对这部歌剧产生什么印象。周龙就是其中的一员,去年,他的歌剧《白蛇传》(Madame White Snake)在波士顿和北京首演。周龙坦承,当时我看了歌剧的录影,但却没能把它看完。我的印象是,《尼克松在中国》讲的是中国的事情,对象却『是美国的观众。

                ? ? 周文中是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退休教授,很多人都视他为华人作曲家当中的教父级人物。他说,我完全不记得,我的圈子里有谁曾经说起过这部歌剧。年轻一些的中国音乐人就算知道这部歌剧,所知也只会比他们那一代人更〓加有限。张斯絮是北京中央音乐学院(Central Conservatory of Music)的研究生,主修音乐学,目前正在哥伦比亚大学进行访问。听说了《尼克松在中国》的事情,她迷惑不解地问道,有这么一部歌剧吗?要我说……要我说,知道它的中国人可不会太多。

                ? ? 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是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的金融学教授,在北京开了一家摇滚俱乐部,为先锋派音乐人提供指导。他也注意到了这样的认识鸿沟:多年以来,我问过许多对亚当斯〓的音乐有所了解的音乐人,问他们对《尼克松在中国》有什么看法,可是,按我的记忆,听说过这部歌剧的人连一个也没有。他们都听过亚当斯的声乐作品《风琴》(Harmonium),要不就听过他的钢琴曲或是小型的合唱曲目。我告诉▲他们,作为一位严肃的作曲家,亚当斯还写过一部关于毛泽东和尼克松的歌剧,听了这话,他们似乎都觉◣得非常好笑。

                ? ? 美国作曲家伊涞?马歇尔(Eli Marshall)曾经在北京求学,如今就生活在这座城市,还在这里首演了几部作品。他说,很多人都说起过把这部歌剧介绍到中国的事情,多得我都数不过来了。我总是在想,这么做究竟值不值。按我看,毛泽东的大众娱乐价值还是在西方更有市场。

                ? ? 1988年,《尼克松在中国》灌制了第一张唱片,当时的指挥是艾度?迪华特(Edo de Waart)。如此看来,他似乎是将这部歌剧介绍给中国的理想人选。如今他是香港爱乐乐团(Hong Kong Philharmonic)的指挥,而香港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艺术表达的自由得到了名义上的保护。尽管如此,大家还是顾虑重重,生怕招致北京方面的不满。我们通过电子邮件跟迪华特取得了联系,大师的回复非常简洁:几年之前,我就曾经提出过在香港上演《尼克松在中国》的建议,大家的反应非常冷淡。所以呢,我再也没提起过这件事情。香港有很多人观看大都会歌剧院演出的▆高清转播,节目表当中却还是没有《尼克松在中国》。

                ? ? 自己的作品没能走上中国的屏幕,亚当斯却对此不以为意。就在这个月,他在大都会歌剧院对面的茱莉亚音乐学院(Juilliard School)接受了一次采访。采访当中,他郑重宣称,这是一部美国歌剧,讲的是美国人心目当中的神话。他坚持◆认为:我能做的最糟糕的事情也不过是戏仿中国音乐而已。《图兰朵》(Turandot)就是对中国音乐的戏仿,结果是简直叫人听不下去。我当时的想法是,要维持音乐品味的一致性。我知道中国人为访华的尼克松演奏了音乐,但却对他们当时演奏的音乐毫无兴趣。

                ? ? 诗人艾丽丝?古德曼(Alice Goodman)是歌剧的词作者,她的态度也跟亚当斯一样毫不含糊。身在剑桥大学(Cambridge University)的她在电话中说,这部歌剧需要我们保留一定程度的怀疑。在歌剧当中,毛泽东不仅唱了歌,唱词还是英语,用的也是一些更符合美国人心理的政治和诗性隐喻。

                ? ? 长期与亚当斯共事的歌剧导演彼得?瑟拉斯(Peter Sellars)在芝Ψ 加哥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他也同意古德曼的看法:当时我们没用“毛泽东会见尼克松”这个名字,这方面的考虑也是原因之一。歌剧的名字是“尼克松在中国”,讲的是美国人遭遇中国的事情。我们并没有打算把这些事情讲给中国人听。

                ? ? 一旦看到这部歌剧,有些中国人确实觉得非常喜欢。看完大都会歌剧院的首演之后,张科民激动地说,真不敢相信,我以前竟然没看过这部歌剧。在多伦多长大的张科民是李德伦夫妇的外孙,如今住在北京。李德伦曾经为江青的多部样板戏和芭蕾舞剧担任过音乐总监,其中包括《红色娘子军》(The Red Detachment of Women)。在《尼克松在中国》的第二幕当中,亚当斯对这部芭蕾舞剧进行了十分精彩的再创作。

                ? ? 兴许,中国人对把近代史事件搬上舞台不大感冒的真正原因在于,他们依然记得那些样板戏产生的环境。张科民解释说,当时正在进行文化大革命,他的外祖父由此认为,那些宣传式的戏剧是拯救交响乐团的最后机会。不过,等到那场梦魇宣告结束的时候,许多中国艺术家就立刻下定了决心,绝不能再让艺术沦为政治的工具。所以呢,看到美国人兴高采烈地将政治和艺术混在一起,他们的感觉就跟看到毛泽东唱英文歌一样怪异。“

                (作者傅绿喜(Frisch)是一位作家,现居香港,曾经于2009至2010年间在北京的中央音乐学院担任富布莱特交流学者。)


                --------------------------------------


                ”首先要夸一夸 Alice Goodman 的脚本。

                这个脚本的好处之一,是资料引述颇为丰富(大量段落直接来自当年的历史档案、主席诗词和尼克松回忆录),背景研究做得深入:比如开篇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之歌,引用的八项注意显然是相对较原始的某版六项注意、外加后添的两项注意,因此满眼都是“上门板、捆铺草、敬妇女、不虐俘”之类朴实可爱的语言,比后来干巴巴的官方整理版好玩多了。

                更绝的是,脚本里自始至终用的都是韵文,只不过演唱时的断句常常与原文不同,很难听出来而已。请看第一夫人四处访问时随行人员的合唱片段:

                A living current moves beneath
                Rivers caught in the hand of death,
                Serpentine mountains cross the plain
                To bask in an uncertain sun,
                And elephantine hill rejoice
                Advancing towards a sky of ice.

                还有一个妙处,就是一些伏笔在结构上的前后呼应、以及字里行间的微妙暗示,这一点慢慢再说。

                这部歌剧中人物性格的刻画十分鲜明,几位歌唱家的演技也很值得称∑ 赞。这虽然听来像是套话,但是我确实连看了两遍尚未过足瘾,还打算再多看几遍,因此至少是出于真心。

                核心人物性格简析如下:

                尼克松:单纯,理想主义,有热情,还有点小聪明,易激动,易气馁
                尼太:单纯,现实主义,不关心政治,爱家爱夫
                毛泽东:充满幻想的哲学家,总是说一些云山雾罩的话
                周恩来:坚忍低调的实干家,具有恐怖分子般的热诚信念
                江青(毛太):sexually charged revolution-mania

                尼克松,不是一般的单纯,第一幕第一场,刚刚踏上中国这片神秘的土地时,他的咏叹调“News has a kind of mystery”,就是从小孩子第一次逛迪斯尼一般满溢的天真兴奋开始的,脑子里转的是世界都在看、媒体在传播之类的念头。

                随后的舞台场景转换如行云流水,迅速变成了宾馆小憩时的忧心忡忡,这一过渡段,真的要看视频才好,节奏安排得超赞。

                还没等尼克松躺好,就被尼太和基辛格拎起来了。第二场开始:大腹便便的重量级人物毛,在三个女秘书的搀扶下,步履蹒跚地出场。虽然视频效果很好,但要想听脚步沉重的音响效果,还是得听CD。(另外,如果亚当斯能在此处来一段∏向《莱茵的黄金》致敬的巨人动机,该多好啊!)

                毛的唱段,几乎总是在这三个女秘书的女低音重唱烘托下进行的,织体丰富迷人,不禁令人想到,西方声乐作品中但凡耶和华亲自出来说话,传统上都不是用独唱,而是用飘渺的合唱或重唱表现的。不知道亚当斯用四重唱形式表现毛的讲话,是不是也有这个意味在里面。

                毛与尼的对话,基本上是尼被忽悠得团团转。他想谈现实问题,毛却跟他谈哲学、谈历史;他每次随声附和,总被毛一句话又噎了回去。然而在老迈之毛的昏昏欲睡与暴戾之毛的咄咄逼人之间,亚当斯的配乐却也能转瞬间将哲学之毛的美好憧憬表现得梦幻般迷人(参见“砸破金饭碗”一段)。

                最后毛以重复两人对话中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结束了会见:Founders Come First, Then Profiteers.

                第三场国宴讲话,核心人物」变成了周,他那段著名的“女士们先生们,同志们朋友们”(请自动添加口音),堪称第一幕的情感最高潮。接下来尼克松的演讲,则显得有些幽默、有些装笔,尤其是忘词之际,一边重复自己的唱词,一边从怀里往外掏写有讲稿提示的小纸条,实在是极简主义的自然之笔。。。。

                第二幕第一场以▆尼太的视角为主,与第一幕第一场的尼克松视角相呼应。尼太的唱段,比她老公的音乐更加轻巧抒情,更加美国风味。与尼克松机场独唱的兴奋与焦虑交织的心情不同,她的颐和园独唱更多的是对美好未来一厢情愿的虚无画饼,这种资产阶级空想乐观主义,与人民群众沉重忆苦的明陵合唱,形成了极具讽刺的对比。

                而第二幕第二场,戏中戏芭ㄨ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则以尼太与毛太艺术观的冲突,呼应第一幕第二场中尼与毛的世界观的冲突。尼克松夫妇善良幼稚的举动(冲上台去救护吴清华),看似剧作者的幽默,其实反映出这对总统夫妇对于无产阶级仇恨根源的彻底无知。导演 Peter Sellars 让基辛格来扮演舞剧中南霸天的爪牙老四,更深刻揭示了中美双方阶级立场上不可调和的矛盾。

                真正的幽默,则来自作曲家:党代表洪常青扶起昏倒的吴清华的瞬间,来自《莎乐美》的圣施洗约翰动机辉煌一现,立刻转入煽情无比的《女武神》之沃坦告别布伦希尔德动机。导演在这里亦有贡献:当洪常青朝身后的尼克松含义不明地伸出手臂之刻,尼太冷静地推开老公本能递过去的手枪,转而换上一杯橙汁。。。。这一段真是让人百看不厌的经典!

                既然提到瓦格纳,顺便说一句,此前吴清华倒地之际,亚当斯描写雨滴落下↘、越下越大的那段音乐,拜极简音乐写法便利所赐,实在是天衣无缝痕,妙趣无极限,堪比罗格火,气死瓦格纳。。。。

                接下来的高潮,当然是毛太登台纠正演员的失误,并高唱著名咏叹调 I am the wife of Mao Tse-tung !
                ?我尤其最爱 I speak according to the book 那一句。Lorin Maazel 在 1984 中的新话咏叹调与之相比,简直狗屁不是。

                如果说第一幕第二场中的毛仅仅是幻想,第二幕第二场中的江则完全是狂想了。江突然登上舞台干涉艺术表演,其气场之凶恶,把尼太惊得个目瞪口呆,显然是对她在现实中登台干政的巧妙映射。Alex Ross 对这一段的评价是:Shostakovich could not have said it better.

                此时的编舞也大有深意:吴清华与洪常青因为政治问题先后互相抛弃,吴清华紧握红宝书推开洪常青与尼太,毅然投入江姐怀抱,洪常青失意瘫倒在地;南霸天的狗腿子们席地而坐学习毛选,而高举毛的画像指导他们学习的姑娘们,身上仍然穿着当初在地主家献舞时穿的女仆装;最终场面失控,在台上痛殴阶级敌人的革命小将,正是这些当年地主手下的狗腿▼子!

                ---- 正如毛在第一幕第二场结束时反复强调的那样:Founders Come First, Then Profiteers.

                亚当斯的音乐,在≡最后一幕中愈发精彩起来,美国流行音乐、百老汇、爵士....多种音乐元素自由混搭,极简写作手法反而淡化了。

                这是尼克松访华的最后一夜。所有的谈判“成果”,都不过是空话;所有的风云人物,都陷入了疲惫厌倦。唯一保持清醒的实用主义者基辛格及时退出了舞台:丫干脆直接尿遁了。。。

                Peter Sellars 把原计划的会议室改成了卧室,五位主角同时出现在舞台上,外部现实与内部反思完全模糊混淆。

                尼克松夫妇回想着二战时的艰辛,【互拥】着唱起了怀旧抒情的二重唱。
                (尼太唱段摘录:)

                妾何幸运兮
                战火鱼雁藏我怀
                彼何佳期兮
                夜夜使君入梦来

                (I thank my lucky stars
                I kept those letters that you wrote
                From the Pacific. Seems like that
                Was the best time of all; you had
                My pictures, and each night I read
                Your mind.)

                毛夫妇则追忆着延安的激情岁月,【互摸】着唱起了充满性意味的二重唱。
                (毛太唱段摘录:)

                久旱教妹身轻健
                壮士战衣挂枝间
                每当锄头刮开地
                妹心欢喜花枝颤

                (The drought has made me thin and strong,
                When they took their coats and hung
                Them over branches, and the pick
                Scraped the erodes ground, I shook
                With pure exitement.)

                唯有周,虽然难↓以掩饰失意、怀疑与疲倦,虽然不再有第一幕最后一场时的慷慨激扬,还是在这一片悲观的气氛中艰难地反思着:

                天其不予吾后兮
                唯怀百姓之苦甜
                孤寡凋如秋叶兮
                辗转纷壅于吾前
                吾虽未杀伯仁兮
                嗟乎饿殍之载田

                (I have no offspring. In my dreams
                The peasants with their hundred names,
                Unnamed children and nameless wives
                Deaden my footsteps like dead leaves;
                No one I killed, but those I saw
                Starved to death.)

                最后,当充满末世颓唐的五重唱渐渐消褪于一片清冷之中,全剧终结于周对现实的勇敢面对:

                I am old and I cannot sleep
                Forever, like the young, nor hope
                That death will be a novelty
                But endless wakefulness when I
                Put down my work and go to bed.
                How much of what we did was good?
                Everything seems to move beyond
                Our remedy. Come, heal this wound.
                At this hour nothing can be done.
                Just before dawn the birds begin,
                The warblers who prefer the dark,
                The cage-birds answering. To work!
                Outside this room the chill of grace
                Lies heavy on the morning grass.

                Alex Ross 将结尾处大提琴凄美的哀鸣比作美国版的《图奥涅拉的天鹅》。''


                (转自豆瓣)

                该剧取材于世界瞩目的1972年尼克松访华的破冰之旅,1978年在休斯顿首演后广受欢迎,被评为20世纪后半叶最重要的歌剧作品之一。图为周总理到机场欢迎

                中美宴会


                周总理演讲

                尼克松演讲

                观看样板戏

                美国人的样板戏



                观看样板戏

                会谈




                参观故宫

                参观琉璃厂

                离开返程


                三幕歌剧《尼克松在中国》Nixon in China。主创约翰·亚当斯在创作任务角色时曾经亲自采访过尼克松,把他和周恩来设定成了baritone(男中音),毛泽东是heldentenor(英雄男高音),江青是coloratura soprano(花腔女高音)。这部歌剧的前两幕在中国上演其实不存在敏感问题,但第三幕绝对不可能在大陆上演。

                其中有一段江青的独唱 I am the wife of Mao Tse Dong 难度颇高,经常作为世界级女高音比赛的备选曲目。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