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彩

  • <tr id='WV99O2'><strong id='WV99O2'></strong><small id='WV99O2'></small><button id='WV99O2'></button><li id='WV99O2'><noscript id='WV99O2'><big id='WV99O2'></big><dt id='WV99O2'></dt></noscript></li></tr><ol id='WV99O2'><option id='WV99O2'><table id='WV99O2'><blockquote id='WV99O2'><tbody id='WV99O2'></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WV99O2'></u><kbd id='WV99O2'><kbd id='WV99O2'></kbd></kbd>

    <code id='WV99O2'><strong id='WV99O2'></strong></code>

    <fieldset id='WV99O2'></fieldset>
          <span id='WV99O2'></span>

              <ins id='WV99O2'></ins>
              <acronym id='WV99O2'><em id='WV99O2'></em><td id='WV99O2'><div id='WV99O2'></div></td></acronym><address id='WV99O2'><big id='WV99O2'><big id='WV99O2'></big><legend id='WV99O2'></legend></big></address>

              <i id='WV99O2'><div id='WV99O2'><ins id='WV99O2'></ins></div></i>
              <i id='WV99O2'></i>
            1. <dl id='WV99O2'></dl>
              1. <blockquote id='WV99O2'><q id='WV99O2'><noscript id='WV99O2'></noscript><dt id='WV99O2'></dt></q></blockquote><noframes id='WV99O2'><i id='WV99O2'></i>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资讯 >一切事物的单调包围着(组诗)
                一切事物的单调包围着(组诗)
                2021-10-24 14:39:58



                者简介:任怀强,曾用笔名麦歌等,山东新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散文学会理事。参加山东大学作家研究生班,山东作协第六届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山东农业工程学院客座教授。作品散见于《中国作家》《诗刊》《星星》《诗歌月刊》《诗林》《诗潮》《飞天》《山花》《芒种》《天津文学》《雨花》《北京文学》等文学刊物,并入选《中国年度诗歌》《百年山大诗↓歌选》等选本。主编《山东三十年诗选?莱芜卷》参与编辑《新世纪山东十年诗选》,出版诗集《我们的心灵》、《去瓦城的路上》。

                ?

                ?

                一切事物的单调包围着

                ?

                任怀强

                ?


                就像我今天进入了思念。
                那种单调只是我自己单纯的单调。
                其实,每一天即便是昨天与我相逢的人,
                在今天也有了完全的不同
                因为去日▅不多。
                所以每一天都是特定的一天,
                不同于另外的一天。
                只有我的心灵中,
                才会有绝对的同一
                (所谓一种虚假的同一),
                我喜欢这种最单∞纯的一种。
                无论海角和尖峰,
                我们为自己的弱视症而骄傲
                为我们只能看到四处弥漫的
                薄薄的迷雾▓而幸福

                我们希望能够远走,
                逃离我们的所知,
                逃离我们的所有,
                逃离我们∩的烦恼。
                我们想要∑ 出发,
                不论是Ψ村庄或者荒原,
                只要安静在这里就行。
                所有成习惯的伪装,
                都成为☆另一个过去,
                以此得到喘︽息。
                我想要睡意临近之感,
                这种期待是生活的期许
                而不是生活的休ζ息。
                对于我们来说都够了。
                所有不〖幸的是我们
                在这些事上从来都¤是事与愿违。

                被奴役的生活。
                因为这条法律必须被人们遵从,
                我们只是寻求庇护的可能。
                我们自由怯懦的爱,
                是无可辩驳的证据,
                证明我们对努力生活
                自由降临,
                我想做一件新※鲜的衣服,
                为大↓姑娘避之不及的时候。
                我更希望我们在那里
                接触一切事物的单调,
                单调得不能自已
                一直存在于我们的内心,
                我知№道并且理解这一点,
                我们为此从中解脱!
                我们为呼吸而激动!
                我们情不自禁的呼唤着
                纯净的太阳和空旷的卐田野,
                还有明亮的海洋和广阔的
                地平线,我们◤为闲来无事的
                理发彼此问候早安。

                我们周围的一切成了我们的
                一部分,它们的血肉和生命的
                一切经验渗↑透着我们,
                就像我们轻摇于风中的地方,
                请轻轻地缚住我们,
                用柔弱的陷阱诱惑我们,
                以便我们⌒慢慢死去。
                一切就是我们,而我们就」是一切。
                但如果一切都是虚无,
                我们只是为重来准备了一切
                像一道阳光暗去,
                又像∑ 一抹突然间的云朵袭来,
                一阵微风轻轻吹起,
                寂静就此降临了,
                为抹去我们这些特定苦难的面容,
                这些为自己的轻松微笑,
                成为那些星群在夜空中
                浮动我们无法分离一体。
                ?
                旗袍
                ?
                ?

                你的曲线,有的被忽略,有的被放大
                身体驾驭了旗袍,还是旗袍统治了身体?
                ?
                在诱惑之下,男女都产生了错位和失衡
                互为相动的卐――一如♀亲密的――狂欢
                ?
                渐渐收紧的腰腹,光滑圆润一览无余
                看似无关紧要却是致命要害
                ?
                水蛇一样摆动着,像欲火擦星◥即燃
                容不得一点的谨持与苛制
                ?
                每一个毛孔都关着肉体的老虎
                而丝绸作为托词美学出现
                不得不陷身▼迷恋
                不得不翻然醒来〖――从走来便是为了遭遇
                从北方便及江南像掠过的风烟和云朵
                ?
                似有相识,若有相见
                从一无所知开始到无所不说终见
                不与美争辨?不与㊣丑回避
                似乎念念不忘必有回应
                目睹盛大,我们必有羞愧
                你如何袅挪春天如何舞动夏日
                而江南的秋天流于失】散
                又聚敛起苍白的来冬
                ?
                这些冷艳似乎失去,又默然迎来
                ?
                我喜欢在异乡的清晨醒来


                当阳光一点点灌满了山谷
                草木的脉络渐次呈现
                它的温润、柔和和茂盛的风釆
                透亮的房间仿佛一枚浆果
                垂坠在山的耳窝里
                光像一块手帕拍打着窗台
                摇手又喊着山风提着裙角招呼
                水一样的房间在荡漾?
                果仁一样的我
                腾挪跳跃、打鼾呼哨
                托起升腾的云雾缭绕
                光线变幻???一条溪水顺流
                一个个时间码立着,
                又仿佛展翅翱翔

                村庄把山谷叫醒了
                吆喝?叫卖?铃声?歌声只有
                那些弃而不离的负氧离子
                穿林入市招手问候
                山人不觉得或者离开太久了的
                我觉得似乎∩有??又没有
                闹中取静的释然??却又如
                热锅蚂蚁的奔跑
                停息已不由自主了
                ?
                ?
                ?
                ?
                ?
                ?
                ?
                无尽的长眠视若忍耐
                ?
                进入山中,渐次醒来的草木、虫蝶、鸟兽
                有和我一样安静、自在、洞若空净。
                它们有的飞〇翔、跳跃、爬行、鸣叫
                这片葱郁世界,为各自打开了舞台。
                苔藓边甩去尾巴的蚯蚓。石阶上
                滚在一起的露珠。扑通跳入溪中的青蛙。
                涟漪渐渐也收敛了羽翼,归于平静。
                这静如无尽的长眠呵,视若忍耐
                越往高处越如轻松。像山谷收紧口袋
                在那???等我随行。每天都有死去活来,每天
                阳光覆于其上,而夜晚又拉上静穆之帘。
                徒有敬畏之心的人——走到哪里
                都像一株云松,安而有静,随风摆动。
                ?
                河流记

                问我何求?恰如流水落花奔去

                大地上的雕刻者
                用温润、决绝和一如既往的热情
                款待草木虫物
                丰美绝代的???有♀不可遏制的豪气
                村庄、山川,乃至平原
                矮小的、卑微的、弱化的
                都在包容、吸收甚至攒起万千个拳头砸向大海
                因为爱才有那么痛的撕咬
                因为情这翻卷的浪花迎合上来
                这些小私心一路走来
                东一刀西一剑
                大地鳞♀伤遍体??它无声无色
                以此作为对万物济养的奉献
                河流如矢,誓者有形
                像云朵腾挪闪现???又不以纪念碑作为一生的标志。

                你的身体就是一片森林
                ?
                ?

                瀑布一样洒♀下百褶裙的影子
                幼兽伸出石缝瞭望穿梭散步的
                人们陶醉于风涌的花朵

                你的身体就是一片森林
                行走的豹子???飞舞的鹌鹑?
                ?和鸣叫的山雀
                不同时刻???不同感觉
                蝴蝶一样?匕首一般大小不一
                如同箭簇???闪现
                寂静在石头上打盹
                时光老而乏味

                你的身体就是一片森林
                高大乔木覆盖的石径小路
                被阳光扫过最明亮的清泉
                在浓密的深草和起伏的灌木丛
                在蛇的波纹和狐媚的背后
                你的阴翳内部一定是狂风巨浪
                你有小提琴般的悠扬缠绵
                也有钢琴般的高亢激烈
                你有台蘚一样匍匐的順从
                也会有虎狼般的风暴
                如一幕歌舞剧???开始了
                便如滚〓动在海上的波浪
                火烧火热地爱着
                你身体的安静与优雅

                ?

                ?

                原载2017年第5期《青岛文学》